法律法规
法院诉讼费计算
律师收费标准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列表 >> 法律文书

代理词        2012-3-28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依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我受本案原告刘**的委托及山东海中洲律师事务所的指派,担任刘**诉山东**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交通运输合同纠纷一案的诉讼代理人,现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一、本案公路旅客运输合同合法、有效,被告应对运输过程中原告的损失承担责任。

原告持被告山东省**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出售的客票,乘坐由被告**市客运公司承运的从由济南东开往刁镇的XZ次班车(牌号为鲁A**77号),与被告形成公路旅客运输合同关系,该公路旅客运输合同合法、有效,被告有义务将原告安全送达约定地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零二条之规定,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告**市客运公司在旅客运输过程中,发生事故致原告受伤,承运人应承担赔偿责任。

二、关于本案被告的诉讼主体问题。

本案原告系在济南长途汽车东站购买的车票,济南长途汽车东站系被告山东省**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下属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根据《公司法》的规定,公司可以设立分公司,分公司不具有企业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由公司承担。故,山东省**运输集团有限公司是本案适格的被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客运合同自承运人向旅客交付客票时成立,被告山东省**运输集团有限公司济南长途汽车东站所公布的客票、价目表和班次时刻表,是对承运人法定资格、经营范围、经营能力的公示,原告向被告山东省**运输集团有限公司济南长途汽车东站交付票款,取得客票后,该客运合同即成立,被告山东省**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应作为客运合同缔约承运人,应与实际承运人被告**市客运公司共同承担损害赔偿,至于被告山东省**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与被告**市客运公司之间签订的内部协议,不得对抗第三人。因此,两被告理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

三、关于本案的“责任”认定问题。

对违约责任,法律实行无过错责任原则,《合同法》第107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这是合同法有关违约的一般性规定,其中并未将过错列入违约的构成要件中。《合同法》第122条规定:“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第290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内将旅客、货物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第302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

本案承运人未将旅客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且无合同法第302条规定的免责情形,其依法应承担违约赔偿责任。

四、关于限额问题。

计算原告的损失,应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规定的赔偿范围和标准,并参照本地的实际生活水平计算。本案不应适用4万元或15万元赔偿责任限额的规定,而应按照旅客实际遭受的损失进行赔偿。

1、《合同法》的总则第七章违约责任的规定,并没有规定立法机关可以通过法律或者法规限制人身损害的赔偿数额。《合同法》第113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以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可见,损失的赔偿额是基于实际发生的损失和可得利益损失,并没有规定赔偿的最高限制。同样的原则也体现在《民法通则》第六章第二节违反合同的民事责任中,第112条规定:当事人一方违反合同的赔偿责任,应当相当于另一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当事人可以在合同中约定,一方违反合同时,向另一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在合同中约定对于违反合同而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却没有规定法律、法规可以限制赔偿的最高数额。作为行政法规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不能规定赔偿限额。因为行政法规相对于法律来讲是下位法,下位法不能违反上位法的规定,这是《立法法》确定的原则。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人身损害的赔偿问题属于民事基本制度,属于《立法法》第8条的规定的只能制定法律的范畴,不能在行政法规中规定。

2、《道路运输条例》和《道路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分别于2004年和2005年颁布实施,其中虽有关于赔偿责任限额的规定,但在两部法规颁布后并未制定相关的限额标准,仅规定参照国家有关港口间海上旅客运输和铁路旅客运输赔偿责任限额的规定办理。而这两个限额标准是1994年颁布施行的,依据的是当时的人们生活水平和行业管理体制,和现在的生活水平相比,继续适用4万元的限额标准则显然不能充分赔偿受害人所受的损失,无法实现合同法确定的填补损害的救济功能。

 综上所述,本代理人认为:原告所诉,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依法应当得到法庭的支持。

以上代理意见,谨请采纳,谢谢!

 

山东海中洲律师事务所

承办律师:帅玉志  

                                                                                 201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