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法规
法院诉讼费计算
律师收费标准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列表 >> 最近更新

刑事诉讼证明对象        2012-3-22

                                                刑事诉讼证明对象

                                                                     济南律师网

一、证明对象的含义
  证明对象不是得出结论,更区别于提出证据,应是由证明主体提出证明任务,指明证明目标,确定证明方向,使证明在一个特定的范围内,不能漫无目的的进行证明活动。通常,证明对象的表达方式会是“A是B”或“A不是B”。例如“枪是可以打死人的”,“铁棍不是被害人至命的凶器”等等。其中A通常是已知事实,B为未知的拟定的待证事实,证明对象就是将拟定的待证事实暂时确定为已知事实,然后通过证明活动来确定这一伪“已知事实”究竟“是”或“不是”确实的“已知事实”的真实性及可靠性。因此,刑事诉讼证明对象是指由刑事诉因提示引起的,应通过论证、证实和查证予以认定的,与追究犯罪行为人刑事责任有关的事实。这些事实既包含了需要证明的刑事案件的主要事实,也包含了需要证明的与刑事案件有关的其它事实;既包括实体法事实、也包括程序法事实。由于与刑事诉讼个案的行为和责任要件、诉讼主张的内容、诉讼利益的保障以及诉讼当事人的特定行为等息息相关,具体的证明对象在诉讼过程中实际是流动的、变换的,根据诉讼案件的不同、诉讼阶段的不同,证明对象的内容、标准和要求也不尽相同。
  二、证明对象的特征
  刑事诉讼证明对象的第一个特征是关联性,与案件有关的事实形成刑事案件构成的基础,关系到案件能否得到正确处理,证明对象必须是这些与案件关联的法律事实,与案件没有关联性的事实,无论当事人之间存在何种争议对案件的最终裁判都不会具有影响,也不属于需要证明的对象。第二个特征是主张性或特定性,只有在诉讼主体主张范畴内争议的事实才产生了证明的需要,这也使证明对象具有了特定性,从而划定了证明对象的边界,而不是漫无目的、庞杂无限的。这里主张事实的主体不仅包括公诉机关和自诉人,同时也应包括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为自己辩护所主张的事实,甚至包括被害人主张的事实,这些事实都可能对案件的最终认定产生影响,应纳入证明对象。第三个特征是内在的利益性,需要证明的事实必定是同一定的实体利益或程序利益相互联系的,证明对象往往是当事人提出主张或者进行辩护的根据,也是司法机关必须查明的内容和作出处理的根据,没有利益关联的事实不能引起证明活动,因而也无须在诉讼中予以证明。第四个特征是责任性或必要性,按照举证责任分配的一般原则,无须当事人承担责任的事实不纳入证明对象的范围,或者说需要证明的对象应处于真伪不明的状态,必须经由证明主体进行证明才能消除真伪不明状态的事实才具有证明的必要性,如属于众所周知的事实或者已为法律确认的事实,则不能成为证明对象。
  三、研究证明对象的意义
  研究证明对象,适当确定其内容和范围,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首先,从理论意义上讲,证明是不同诉讼阶段发动程序的主要推动力,而证明对象则是发动机钥匙。从形式逻辑的角度,证明对象是证明首先要确定的论题,解决证明什么的问题。任何一个证明活动,都不能没有一个证明对象,只有明确证明对象才能指出一个特定诉讼活动的方向,并以此为基础开展有效的证明活动,以解决证明因何而起、如何进行、向哪发展的问题。其次,从实践意义上说,刑事诉讼证明对象所要确定的中心问题是与追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刑事责任有关的法律事实,证明活动必须以此为出发点并在证明过程中不断受到它的制约。在刑事案件处理中如果能始终准确的把握证明对象,就能保证在整个诉讼过程中目标明确,有目的、有重点的开展证明活动,查明案件事实,做到既不疏漏案件中必须证明的事实,也不为与案件无关的情况或不影响正确处理案件的细枝末节问题所缠扰。从而正确及时的处理案件,提高诉讼质量和效率。
  四、证明对象的确定
  由于证明活动是围绕证明对象展开的,证明对象划定了证明的范围,所以,研究刑事诉讼的证明对象的首要问题是如何确定证明对象。刑事诉讼中的证明对象是由诉因提示确定的。诉因是与犯罪构成相对应的刑事程序范畴,指控诉方记载于起诉状之中提供给法庭审理的,在公诉事实基础之上结合法律评价而形成的特定的犯罪构成事实的认识。诉因既是一种认识也是一种主张。作为认识实际上就是一种尚未转化为现实的可能性,是存在于控诉方头脑中的构成犯罪事实的一种观念形态。而作为主张则是控诉方根据这一观念形态向法庭提出的一定的裁判期望。在诉因提示的基础上,法庭所需要解决的问题则是论证这一观念形态或主张的真实性与可靠性。正如上文对于“证明对象含义”中的论述,此时诉因转化为了需要证明并予以认定的待证事实B。由此分析,诉因其实在刑事诉讼过程中起着联系各方和限制审理范围的作用,它是控诉方提出主张的条件和基础,是辩护方辩护权指向的标的,是法官审理的范围和尺度。由于诉因提起的主张划定了待证事实的范围、边界,使之与诉讼主张无关的事实被排除在证明对象之外,证明主体只需围绕着诉讼主张来证明有关要件事实,从而确定了证明对象。

 济南律师网